您目前所在位置:首页 > 申浩研究 > 申浩杂志

申浩讲堂 |《法律翻译中的法律解释——以<西班牙民法典>的一处翻译错误为例》

时间: 2018-12-04  

严几道说,翻译是一件“一名之立,旬月踟蹰”的差事;钱钟书说,翻译诗是「戴着镣铐跳舞」;法律翻译则更是一份「沉重」的工作,因为其承载的,是市场主体的利益与希望。

法律翻译至少同时涉及三个领域——法律、语言学和翻译。因此,法律翻译对译者要求十分苛刻。

本文作者上海申浩(苏州)律师事务所李大鹏律师熟悉英语、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,他从《西班牙民法典》的一处翻译错误切入,分享了他对法律翻译工作的一些思考。

文 | 李大鹏

发现问题

“一带一路”是当代中国的世纪战略,当然,在这一战略实施过程中,总会面临着许多重要的“技术性障碍”亟待解决,比如,从一个律师的角度而言,一份外文的法律文本(比如法典、合同),如何确定其准确的含义, 就是很现实的问题。那么,法律人对待外文法律文本,如何确定其含义以形成对该文本的正确认知呢?本文想谈一点我在法律翻译实践中的心得。让我们先看一个实例。

二〇一三年五月出版的《西班牙民法典》存在一处明显的“翻译上的重大错误”。它错在哪呢?翻开它的目录,这部民法典第十二页有一个标题“第四卷 债与合同”,其第十三页显示,该卷有一个第三章,叫“不同类别之债”,学法律的人都知道,这应该是在讲“债的类型”。在这个第三章的下面,还有一个小标题,即:“附罚则之债”。初看一眼没什么。大家知道,当今世界,只要有民法典的地方,在民法典的内容安排上,都有金字塔形的法典结构,其以一个高度抽象的法律概念作为法律金字塔的塔顶,其他相对具体的概念作为金字塔的下部或基座,这样,法典的概念之间才更有逻辑、更体系化从而避免矛盾,德国民法典以“债权、物权二分和法律行为”为金字塔顶端概念的法典体系,就是典型。而追随法国民法典传统的其他各国,其法典体系结构上并没有推向极端,但在法典的各主要部分,仍然是存在一些小的金字塔结构。话说回来,刚才那部民法典怎么了?从“债与合同”、“不同类别之债”到“附罚则之债”,看起来没问题啊。民法典中倒是不常见罚则,但是,合同中经常会约定罚则。可是,我们按照“附罚则之债”这个目录项翻到正文对应的相应页码第307页,我们发现,对应的“附罚则之债”这个标题不见了,而只有“第六节 刑事之债”这个标题。标题换了。是翻译没有校对好?我决定继续查一查。

追根究底

我本人留学回来之后,近年来一直留心研究西语法律及其翻译问题,手头正好有西班牙最高法院副院长Angel Peces领衔编纂的《西班牙民法典评注》,翻开上面所谓“第六节 刑事之债”这个中文标题对应的西班牙原文,“De las obligaciones con cláusula penal”。其实,这个标题的正确翻译应该是“附违约金条款之债”。那么,我在上一段说这部民法典的翻译,有重大错误,是不是夸大其辞了呢?不然。这一节包含了从1152条到1155条共四个条文,条文不算多,但都翻译错了。比如,第1152条第1款规定,“在刑事之债中,对于履行债有瑕疵的,由刑罚代替对损坏和利害关系人损失的赔偿。有其他约定的除外”。在一部通行了整个二十世纪直到现在还在用的西班牙民法典,怎么会存在由刑罚代替赔偿这回事?难道又回到了古代?1152条第2款规定,“只有在本法规定可以实施刑罚时方可处以刑罚”,看到这款条文,更像是刑法典的条文,这仿佛是民法典要规定“罪刑法定”原则,但这显然不可能。这个第六节四个条款的翻译错误,集中体现是:在应该翻译为“违约金”的地方,都翻译成了“刑罚”。以至于第1155条出现了这样一条所谓“条文”:“刑事判决的无效不意味着主要债务的无效,主要债务的无效意味着刑事判决的无效”。没人能看懂这条的意思。而原文是:Artículo 1155 La nulidad de la cláusula penal no lleva consigo la de la obligación principal. La nulidad de la obligación principal lleva consigo la de la cláusula penal. 正确翻译应该是:“违约金条款之无效,并不导致主债务随之无效。主债务之无效,并不导致违约金条款随之无效”。很清晰的,这是在讲主债务与从债务的效力关系。

归纳反思

说到这,有读者可能会疑惑,为什么一个专业的译者会出现上面这个重大而明显的错误呢?笔者认为,这种错误的出现,是因为在外文法律文献的翻译中,其译者没有遵循法律翻译方法论的缘故。在笔者看来,法律翻译的方法论,归纳起来,有以下四个要点,需要注意:

一、外文法律翻译,首先应当考虑当前文本的“目的”,对于要翻译的文本,进行目的论解释。法律翻译,虽然不同于立法或者合同订立工作,但做的工作近似于立法或订立合同,它首先需要翻译者明白,面前这段文本,要传达给受它拘束的主体的意图是什么?就是说,翻译的第一步工作,要探讨当前文本的目的,不对文本进行“目的论解释”,就不可能知道要翻译的文本,其真正的面目如何。以本文列举的翻译错误而言,该民法典的译者,在头脑中,就没有对其翻译的文本,有一个清晰的“文本目的”意识。如果其抓住当前文本要规范的各种之债的类型这个总体目的,那么,其翻译的效果至少不会偏离到“刑罚”上去。

二、外文法律翻译,要对当前文本进行准确的“文义解释”,但是,外文法律翻译的“文义解释”,要紧密结合当前文本所处的专业背景,就是说,翻译的指向,每一步,当然是从每个词语、短语及句子起步的,但翻译出来的译文,要时刻考虑译文是否符合行规、符合专业、符合专业文本的专业性。读起来拗口的译文,就已经需要斟酌了;意义差距重大、存在矛盾的翻译,就更需要重新核对、仔细思量。毕竟,外文法律翻译,是涉外法律工作的基础,翻译错了,后面的工作就无法开展。一个中国的律师,看着译文来评估法律风险,本来就有些隔膜;如果这份译文错误,那么,任何工作都无从谈起。周恩来总理曾说,“涉外工作无小事”,我在此要具体地说一句,“涉外法律翻译无小事”,毕竟,中国企业跑到国外去做工程、融资,都不是小生意,动辄以亿计,如果因为涉外法律文本错误产生导致偏差、进而产生损失,这个损失是无法估量的。

三、外文法律翻译,要在文义翻译的基础上,进行体系性考察,也可以说,对文本进行“体系性解释”。我们律师有个习惯,在起草完合同之后,要把合同从头到尾看几遍,看的目的,主要就是看合同文本的外部用词和内在含义是否统一,是否形成“逻辑一贯、用词同一、目的统一”的文本。外文法律翻译也应如此,像上文出现的错误,目录与正文不一致,出现两种翻译,按哪种好呢?另外,需要指出的是,上文列出原文的第1155条的两句西班牙语句子,在原版法典中,是分成两行的(我是出于打字方便,写在一起了)。学法律的都清楚,这表明这个法条分为两款。而在上面的中文译文中,译者直接结合成一句话了。我们说外文翻译的体系性解释,就是说,不但你的译文要有体系,而且你的译文要尊重原文的体系。否则,如果商务谈判场合,外方说起1155条第2款时,中方拿着译文,却看不到第2款,这就不是一个尴尬的问题了。

四、外文法律翻译,要做一个“求证性解释”的工作。傅斯年在谈到考古研究时曾经说过,历史研究要“上穷碧落下黄泉,动手动脚找东西”。这是强调在证明历史事实时,证据和证明的重要性。其实,法律文本翻译,也应动员多种手段对翻译进行校正,才能翻译出“可信的文本”。诚然,当我们翻开西班牙皇家学院编辑的权威《法律词典》时,我们确实看不到pena这个词的原意有“违约金”的意思,也查不到penal有“违约的”意思,可是,如果你以cláusula为关键词,查cláusula penal这个词组,就会清晰地看到“违约金条款”这个释义,即“estipulacion de tipo contractual……”。事实上,任何词汇都有原义和引申义,其在使用中都有各种意义变形。为了把握这些变形,我们就不能止步于词典,而要求助于其他有类似用途和功能的文本、论著,进行意义测试,寻找切实的旁证进行证实,或寻找反例进行证伪。就上面的例子而言,徐涤宇老师翻译的《阿根廷民法典》,翻译在前,就有类似的法典结构和条文,是完全可以作为他山之石的。

结语

结合本文的实例,笔者认为,外文法律翻译,确实要从法律文本的目的出发,在以体系视角为支撑的文义解释之后,并结合多方求证,才有可能得出一个比较稳妥的法律文件译本。严几道说,翻译是一件“一名之立,旬月踟蹰”的差事。可见,译事不易。

行文至此,笔者想起一件往事。几年前,笔者在意大利留学毕业。临行前,拉齐奥大区的教育厅长请我们几个同学吃饭,因为我们都是拉齐奥大区政府奖学金的获得者。席间的话题也广,其中,我们就提到了中意交流的事情。我当时说,中意交流,经济是主因。但让我印象深刻的是,这位女厅长说,两个国家的文化交流是非常重要的。这句话,事后我回味很久。今天,我们聊到法律翻译的问题,其实,任何一个文本翻译,背后都有两个国家的思想、文化观念在交流、碰撞。翻译的本质,是文化的求同存异,我们不能在翻译的对象中,过多地加入我方的想象,也不能将我们翻译的文本,视为原文的完全对等物。

钱钟书说,翻译诗是“戴着镣铐跳舞”。其实法律翻译更是一份沉重的工作,因为,其承载的,是市场主体的利益与希望。

法律翻译,不可不慎。

申浩讲堂 |《法律翻译中的法律解释——以<西班牙民法典>的一处翻译错误为例》 点击下载

FUN88体育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