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甘肅日報】用智慧打造“志智雙扶”樣板——西北師范大學脫貧攻堅幫扶工作紀實

    西北師范大學是一所有著110余年歷史的老校,與甘肅的“緣分”,從80多年前,學校西遷扎根蘭州之日起就結下了。

    80多年過去了,西北師范大學早已和甘肅融為一體。在隴原大地的城鎮鄉村,遍布著這所大學畢業的學生;在甘肅溝壑遍布的土地上,隨處可見這所高校的科研成果轉化;在隴原脫貧攻堅之路上,西北師大同樣當仁不讓,挑起了扶貧重擔。

    缺資金、少項目,在脫貧攻堅中,高校能夠做些什么?這是西北師大一直思考的問題。

    充分發揮高校智慧,“志智雙扶”,是這所高校找到的管長遠、管根本的脫貧攻堅之路。

    一支粉筆,從大學校園寫到農村學校黑板

    禮縣的雷壩、橋頭、白河3個鎮的6個村,是西北師范大學的對口幫扶點。

    從蘭州出發,開車大半天才能到達禮縣。西北師大從3年前開始對口幫扶,這條路,從生走到熟,如今,走出了感情。

    西北師大二附中校長竇繼紅,在禮縣有好多“熟人”。這些“熟人”,竇繼紅并不一定都能叫得上名字,但大家都認識他。

    “熟人”多,是因為竇繼紅來禮縣多。每一年,他至少會帶著學校老師來禮縣示范教學四五次,每次一待就是一周,縣里大大小小中學的老師校長,自然就記住了他。

    每次帶老師來鄉鎮學校示范教學,竇繼紅和同事們都做足了準備。同一堂課,二附中的老師上一遍,鄉鎮學校的老師再講一遍,在“同課異構”中,找差距、補短板,對于鄉村教師來說,專業成長很快。同時,竇繼紅還會有針對性地準備專題講座,“中考如何復習”“如何開展課題研究”等等。

    每一學期,西北師大二附中都會迎接來自禮縣鄉鎮中學的老師“跟班學習”,進入城市學校的課堂,聽課、批改作業、講一堂課,這對于鄉村教師來說,機會難得。

    西北師范大學是一所以教師教育見長的高校,學校脫貧攻堅幫扶的第一步,就是教育扶貧。

    3年多來,西北師大發揮附屬學校優勢,開展教師雙向培訓,先后選派骨干教師70余人次到幫扶村鎮學校,通過公開教學示范、講座、報告、座談會等形式對教師全員培訓。同時,還邀請幫扶村鎮學校教師,分11批100多人次到附屬學校進行培訓。

    此外,西北師大還選派100余人次的優秀大學生,赴幫扶村鎮學校開展支教,緩解當地教師數量不足的問題。

    一支粉筆,一直從大學校園,寫到了鄉村學校的黑板。3年多來,幫扶村的教學水平也有了很大的提高。去年,雷壩學區的中考成績、六科合格率在全縣38所初中里,從排名靠后提升到前5名。

    前段時間,橋頭鎮初級中學的兩個教學研究項目結題,竇繼紅很高興。在西北師大二附中教師的帶領下,以前看起來“高大上”的教研課題,鄉鎮學校也能做了。

    而且,有了幫扶老師的“點撥”,當地鄉鎮學校的教學“越來越有章法”,老師們也覺得“越來越會上課了”。

    一腔熱情,從遺落的文化中挖掘精神“富礦”

    2019年5月,張國奎作為第三批幫扶隊員,來到禮縣雷壩鎮甘山村。從縣城出發,60公里山路彎彎繞繞才能到達甘山。 

    前兩批隊員為他們打下了良好的基礎,修路、改善村容、挖掘致富項目等,張國奎和隊友們來到甘山時,更多考慮的是如何打造一個不一樣的“甘山”。

    通過大量調研,幫扶隊發現這個位于大山頂上的小村落,有著厚重的文化底蘊。

   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甘山人崇尚文化、尊重教育。那時,村里識字的人,提筆就能寫詩,一本由甘山人自己創作整理的詩集《甘山歌謠》,先后出版了5次。

    但是,隨著經濟的發展,年輕人走出大山,村里人越來越少。曾經熱鬧一時的甘山文化,逐漸沉寂了。

    張國奎從《甘山歌謠》中得到靈感,能否挖掘甘山的文化根源,重拾甘山文化?

    于是,西北師大派來了旅游規劃專家,對甘山村進行了整體規劃。經過反復論證,“生態甘山、藝術甘山、文化甘山”的發展思路被提了出來。

    甘山村地處禮縣大香山風景區中,生態保護被放在了第一位。緊接著,西北師大在甘山村掛牌成立了“西北師范大學甘山藝術實踐基地”,原本閑置的小學,被改為充滿藝術氣息的村民活動場地,隨著西北師大學生一批批來這里寫生、采風,沉寂的小村莊熱鬧了起來。

    幫扶隊請來了曾經參與《甘山歌謠》編纂的作者,邀請他們重拾甘山歌謠,重新編輯成書。

    7月21日,一場“秦文化論壇:秦人崛起與西秦嶺地區高質量發展”學術研討會在甘山村舉辦,來自省內高校和研究機構的專家齊聚小山村,在他們的研討主題中,“甘山歌謠及禮縣歷史文化的內涵”就在其中。

    甘山村村委會主任郝裕鑫激動不已:“我這輩子也沒見過這么多的專家學者,而且還是在我們的小村子里。”在甘山村舉辦學術研討會,是西北師大重拾鄉村文化、用文化喚醒村民心中內生發展動力的舉措。

    張國奎說,我們將借助大香山風景區,為甘山打造鄉村文化體驗式旅游。來甘山,賞景、寫生、品味“甘山歌謠”,我們將在村子所在的山坡上,規模化種植油菜田和中藥材,在村子里打造民宿示范館,讓游客來了有風景看、有文化品、有地方住。

    在禮縣的幫扶中,西北師大通過打造鄉村文化,點燃當地群眾對美好生活的新向往。該校完成村舞臺、村民文化中心等鄉村標志性建筑文化墻繪1000多平方米,建成文化廣場6個、鄉村印記館3個,整理出版《甘山歌謠》《扶貧志》《鄉村史》等,在推進村容村貌提升和鄉村文化藝術建設中,提高了鄉村文化的吸引力和感染力,留住了鄉愁記憶,鼓舞了民心。

    一批創意,從被動脫貧到主動致富

    從甘山村往下走,山腳下就是西北師大的另一個幫扶村——蒲陳村。

    這個村,種花椒、種核桃,也種油橄欖,可是哪一樣,都由于地域受限,賣不出好價格,老百姓的收益自然上不去。

    經過幾年的摸索,西北師大幫扶隊為蒲陳村找到了發展的“金鑰匙”,那就是通過“帶貧合作社”發展村里的花椒、菜籽油、土蜂蜜三大產業。

    幫扶隊員王海波本科學設計出身,他深知,要發展產業,必須得做大品牌、做強企業。同時,產品的包裝設計也不能顯“土氣”。

    幫扶隊出主意,在村里成立了甘肅蒲禮源加工銷售有限公司,還多方籌措資金80多萬元,在村里建了700多平方米的扶貧車間;王海波自己動手,為村里的產品“蒲禮”“蒲禮源”系列設計了透著“洋氣”的產品包裝。

    扶貧車間投入使用后,去年就“消化”了村里花椒總產量的一半。王海波說,今年車間的生產規模還將擴大,村民不用再為銷路不好而發愁了。

    更讓村民欣喜的是,今年7月,這個企業已經拿到了“生產許可證”。也就是說,扶貧車間可以開展農產品的深加工,加工出的產品能夠進入超市等渠道銷售。

    王海波說,這樣一來,我們在村里就能延長產業鏈,增加產品的附加值,實現村民增收。

    幫扶隊在富村民口袋的同時,也在富村民“腦袋”,他們通過農產品種植的規范化培訓,扶貧車間的人員管理培訓,現代種植養殖觀念的培訓等,變被動脫貧為主動致富,拓寬了村民的致富思路和道路。

    如今,這間扶貧車間年銷售額達230多萬元,除了消費扶貧的采購渠道,網上、超市等渠道正在進一步拓寬。

    據西北師范大學幫扶辦主任李景祿介紹,西北師范大學發揮離退休教師、在職教師、青年大學生的主動性,通過三批幫扶干部梯隊集合,以及校地企結合的方式,在脫貧攻堅中實現了知識智慧向內生動力的轉化、思想文化向鄉村文明的轉化、科教成果向產業發展的轉化,助推禮縣的幫扶村找到了精神與物質、文化與產業雙輪驅動的發展之路。


來源:《甘肅日報》 版面:01版 03版 時間:2020年8月13日 字數:2827字

原文鏈接:用智慧打造“志智雙扶”樣板

(編輯/董恩龍)

欧宝体育